咨询热线

13383481563

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>银针天地
宣蛰人老师软外学说一(转载)
发布时间:2019-06-25   点击量:229
    1、软组织外科学研究什么?
     什么叫软组织外科学?软组织外科学研究人体的骨骼肌、筋膜、韧带、关节囊、滑膜、椎管外的脂肪组织,以及椎管内的脂肪组织,这些软组织损害所引起的疾病,这个疾病我们中国人叫劳损.还要研究这种疾病所引起的相关征象。
     2、脊柱相关疾病是错的
     软组织损害相关征象是什么呢?就是过去外国讲的脊柱相关疾病。这个脊柱相关疾病的诊断是错的!因为所有的脊柱相关疾病,我们通过软组织松解手术、银质针、压痛点推拿治疗以后,他们全 部都治愈了。我们没有治疗脊柱,它症状消失了,说明它是软组织所引起的,而并不是骨头所引起的。所以我们叫作椎管外软组织相关征象,而并不是疾病。因为疾病,比如说月经痛(痛经),我只治疗内收肌,没有治疗月经的内分泌问题,它就好了,就说明这个月经痛是个症状,而并不是疾病。疾病是耻骨两旁边的软组织的损害,这是疾病,它的相关征象就是月经不调、月经痛。我们就讲椎管外软组织损害相关征象,是准确的,科学性的。外国人所讲的脊柱相关性疾病,是错误的,非科学性的。
     3、我是******注重中医的
     你们不要以为我们中国人没有东西,特别是中医方面。……实际上我这个人呢,******注重中医的。我们的压痛点强刺激推拿、银质针针刺,就是中医的东西,是祖国医学里面的宝库,没有人发掘过?我是个西医,我第一个这样做了。同志们!你说我尊重不尊重祖国医学啊!
     4、外国的镇痛比我们的治痛差远了
     西方医学同东方医学,各有所长。西方医学治疗急性病是好的,它凭着头痛医头、脚痛医脚的观点去治疗,确实解决了很多问题,这个我们赤着脚也赶不上它的。但对慢性病怎么样?特别是疼痛方面怎么样?他们根本一无所知,他们到现在还只是处在镇痛的阶段,而现在,我们利用祖国医学宝库的银质针、推拿,可以达到治痛而不复发的这个境界。所以,外国人对这个痛的研究,比我们中医、特别我们中西医结合的研究差远了。
     5、中医现代化将葬送祖国医学
     软组织外科到底是中西医结合的产物,就是西医骨科与中医的伤科,发展到某个特定的阶段,一部分的内容,相结合融化成的产物。也就是过去党中央提出的"中医要走中西医相结合道路"的成功。提出这个口号的方向是什么呢?是中医要科学化。为什么要提出这个科学化?科学化既保留中医传统好的东西,也就是精华之处,又要否定其中的糟粕是非科学的东西。所以,我们现在把祖国医学的东西拿出来,做出成绩,去冲击西方医学的薄弱的环节,那我们中医就可以按照这个科学化道路,不断地走向世界,屹立于世界医林之中。医学没有中医跟西医之分,医学发展到某一阶段只有医学一种。所以我作为一个西医,作为一个骨科医生要说,中医现代化这条路****不能走。
     6、学习软组织外科学重在诊断
     怎么样来学好软组织外科学?学习软组织外科学,不是今天学了个推拿、学个针灸就算了,你学了去,不懂得理论、不懂得发病机制,你就等于理发师一样,称为匠,理发匠。所以我们就讲,一个毛病治好,不在乎方法,而更主要在于诊断,如果你诊断好了,你一定能得到相同的相应的效果。诊断方面触及了发病机制这个理论。
     7、为什么腰突症一定要开刀呢?
     我们软组织外科为什么叫软组织外科,就是我们否定了骨组织外科。西方医学认为骨组织要引起痛的,是神经根受压迫所引起的。但是通过70多年的实践,腰椎间盘突出症开刀,到底效果怎么样?不好!我是骨科医生,我是1953年开始就搞椎间盘开刀的,我开了106个椎间盘,两年以后复发,没有一个好的。我们在杭州会议(2008年4月)上,赵毅教授把外国人的腰痛手术失败综合征报道了,这本书(《脊柱手术失败》)是北医三院骨科党(耕町)主任翻译的。外国人自己已经反对了外国人自己已经反对了,否定了,而我们中国的西医专家教授有哪一个提出来椎间盘突出开刀不行的?没有。外国人反对了,他还是说好。这批人缺少一个科学性。你不行的要讲行,算什么呢?我是反对这一点的,我在57年就开始反对,因为我自己生了椎间盘突出症,要求专家给我开刀,结果因为政治运动没有开刀,但我好了,1957年到现在为止,多少年了,没有发过嘛,那么为什么我们椎间盘突出症一定要开刀呢?
      8、急性神经根受压不会疼痛
      我当时为腰椎间盘突出症开刀的时候,把神经根撬出来,一夹,有的病人既痛又麻,我再把神经根周围的脂肪结缔组织去掉,再一夹,他只麻不痛了。说明单纯的急性神经根受压迫不可能引起痛!上海人上厕所是坐马桶的,但是到北方要蹲坑的,时间一长久,坐骨神经一牵拉,受到压迫,它是麻还是痛啊?麻!既然是麻,那说神经根受椎间盘轻微的压迫要痛,对不对头啊!所以我们就讲,这个神经受压致痛是从主观到客观的。
     9、我们的目标是治痛不是镇痛
     1974年我们成立了中国软组织疼痛研究会。同一年,比我们晚几个月,国际疼痛研究协会也成立了,他们跟我们是同岁的。通过一些年数的研究,我已经到1981年,已经正式宣布,治痛!就是我们的治疗痛以后,不再复发。但是国际疼痛研究会,集合了全世界的基础理论专家,还有全世界临床骨科研究专家,到现在为止,还是照旧镇痛。什么叫镇痛啊,镇痛就是减轻症状,要复发的;什么叫治痛啊,治好以后永远不发的。那么哪一个适用于病人啊?作为一个病人是希望镇痛呢还是希望治痛呢,是永远不发呢,一个要你今天治好明天要发呢?所以我们就讲,治痛是我们追求的目标,镇痛不是我们追求的目标。现在我们软组织外科是代表治痛的,不是镇痛的。如果你们有机会的话,可以在上海地区复查我们的病人,现在都是80岁、90岁的,我们开了刀的,从来都没有发过。
     10、我的推拿是土生土长的

     我的推拿跟其他的推拿不同。我是个西医,我没有学过中医,也没有学过推拿,那我这个推拿是怎么来的呢?主要是1954年我在上海同济医科大学任职,接受上海市宋季文副市长邀请,他要我负责上海市级运动员(就是徐寅生他们那一批)的伤残防治工作,我接受了这个任务。到了那里以后,不好开刀,只好做非手术疗法,我只好做推拿。推拿没有学过呢,我就根据打可的松、强的松,局部痛点打了以后就好了,我这个痛点我就压,推推搞搞,瞎搞瞎搞搞出来的。我这个推拿现在叫压痛点强刺激推拿疗法,这个推拿疗法是土生土长的,是不上台面的,说的好听一点叫朴素的,但是它是唯物的,我们有远期疗效。


     锤子帮       中文锤正网    提供

中文脊柱锤正网 技术支持:龙采科技(山西)有限公司---百度山西地区营销服务中心 (山西网站建设 山西百度推广) 晋ICP备11004208号版权所有